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姐姐妹妹一起干

姐姐妹妹一起干

突然门外人声大哗,有人嚷道:“有刺客!有刺客!”

  成进一怔,暗骂一声:“狗娘养的刺客!”强行收慑淫兴,骂骂咧咧地穿好衣衫,丢下两具雪白的肉体,提剑出房。

  辨明门外有兵刃相交之声,当即奔至。只见两个面人给围在中间,两人均是全身黑衣,只露出一双眼睛,厮杀正紧。

  他这当口正给一股闷气堵在心口,一见刺客顿时火冒三丈,大喝一声,提剑加入战团。但这麽心浮气燥,一交上手便连遇险招,对手之强竟是自己出山之後所仅见,立时手忙脚乱。“嘶”的一声,他一大片衣袖给对方长剑挥去,接着肩头一痛,已然中剑。还好他身手还快,急退三步,避开要害。

  众人见二姑爷挂彩,大呼小叫,又围了上来,人越来越多,那两个刺客武功虽强,眼见寡不敌众。

  成进瞧见便宜,待伤口给包扎好,又提剑走上。这次他不敢轻敌,长剑交上刚才伤他的那名刺客,使出平生绝学,与对手打了个旗鼓相当。

  几下交手後,成进感觉对手虽然招数精妙,气力却是不济。心念一动,仔细端详,发现那两人身材婀娜,颇像女子。当下大喝一声,使出险着,一招“虎爪手”劲抓向面前那刺客胸前。

  此手一去,等於送入对方剑圈之中。那刺客万料不到他这招,使剑的右手招数已老,不及回防,只好左手一切,向这入侵的手臂斩落。

  成进早已料到这招,全身气力尽运於此臂,拼着受她这一掌刀,手臂仍直向前。那刺客一呆,不及攻敌,飞身急退。但这一迟疑间,已给成进在胸前撕去一块布。

  成进手掌一及对方胸部,触手软绵,知道自己所料不差,虎爪手运出,便拟让这胆大包天的女刺客当众露出乳房。好在那女刺客身手还快,只给他撕去外衣一层而已,未露大丑。但如此已令她大怒若狂,舞起剑圈,直取成进。成进吟笑退避,早有一帮打手将她阻住。

  成进故意将手拿到鼻边闻了闻,笑道:“好香啊!”眼睛在那女子身上溜来溜去,见她身份苗条,一对眼睛水灵灵的,越看越是心动,只是可惜见不到她的脸,不知美丑。那女子怒极,却近他身不得,招数渐乱。

  另一刺客见势不妙,叫道:“阿琪,今日杀不了赵老贼,先避一避吧!”替那阿琪挡了两招,拉起她便跑。

  阿琪叫道:“蓉姐别拉我!我要杀了那奸贼!”但身子却给拉得直飞,转眼间不见踪影。

  成进等见了这等轻功,面面相觑,均自叹不如。成进犹自想像着那阿琪的美妙身态,想起那蓉姐好像身材也不差,两女声音娇嫩,应当年纪不大。当下胡思乱想,嘴角暗暗凝笑。

  给这刺客一闹,成进开发云儿後庭的兴头也没了。担心帮中给卢杰的势力压过,当下便回到帮中察看。

  龙神帮总坛设在距赵府十来里外的一个山头上,山上草木繁茂,总坛便藏於林中。

  一入大厅,便见到一个女人正在向几名手下喝吒什麽。大声笑道:“大姐好兴致啊!”

  那女人便是霜灵的大姐、卢杰的妻子°°赵霜茹。与两个妹妹不懂帮中事务不同,赵霜茹自幼好武,一直跟在父亲身边,是龙神帮事实上的副头领,打家劫舍的勾当,才二十一岁的她也已不知干过多少宗了。赵家三姐妹中虽然都貌美如花,但三妹霜瑶年纪尚小,霜灵又太懦弱,均不及这大姐英气勃发。兼之霜茹身材凹凸有致,更胜妹子,三姐妹之中似乎要数她最美。

  成进却知道自己夺权的最大障碍便是这个女人。他与卢杰虽同是赵昆化的女婿,但卢杰的老婆在帮中握有大权,远非自己那娇滴滴的霜灵可比。只见赵霜茹扎着头巾,一副武士装束,虽则英姿勃勃,不掩美人本色。

  赵霜茹一见他,也笑道:“你也来啦?不在家陪我的乖妹子?找爹吗?他在里面。”对这个妹夫倒似是并无芥蒂。

  成进客套了几句,径自进去找赵昆化。

  赵昆化一见到他,倒是大喜。成进将家中有刺客来袭,已给打退一事禀报了他,说道:“我怕帮中有事,赶来看看。”

  赵昆化道:“你来得正好,我等下要干一件事,正愁帮手不够呢……”当下一五一十向成进交代事情。

  原来新任苏州知府罗参不卖龙神帮的面子,捉了他们几个人要定罪,口气甚是狂妄。赵昆化明白这人底细,知道他其实是嫌进贡的银子不够重,想找些因子要钱。这日探得他双胞胎爱女正自家乡赶来与他会合,便想劫了来,给罗参一点厉害瞧瞧。

  成进多日来忙於婚事,手正痒痒,满口答应。赵昆化又道:“这事你茹姐就不要去了。”成进一听,知道有好戏要上演,吃吃直笑,领命而去。知道赵昆化支开霜茹的唯一原因便是有强奸戏要开锣,惯来如此。霜茹自己也心知肚明,虽不喜欢这些节目但也不想干涉,女人家也不好意思,每每自动走开,婚後更是拉着卢杰一起避开。

  不多时成进已凯旋而归,那几个护送罗家小姐的护院没两下便给全打趴在地上,眼睁睁看着一夥贼人劫了两位小姐而去,叫苦连天。

  成进一见赵昆化,便说道:“瞧那罗知府一副衰样,谁知竟能生下这麽漂亮的女儿,哈哈!我瞧他老婆大肚之前多半有些不三不四。”将捆在一起的姐妹俩推到赵昆化面前。

  赵昆化瞧那两个女孩,不过十七、八岁年纪,早已吓得发抖。两人长得一模一样,容貌甚是娇丽,一副清纯模样,端的是标准的江南美人。


  赵昆化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左边那女孩,说:“你是姐姐还是妹妹?”

  那女孩凝泪不答,转过头去。赵昆化又是一笑,说道:“美人儿,你还是老实点好,我可不怕你老子。不然的话,我剥光你们的衣服,叫全部弟兄将你们奸死,你信不信?你们叫什麽名字?”

  那女孩心想此事可不是玩的,宁有信其有。低声道:“我叫映雪,妹妹叫映冰。”

  赵昆化又瞧了瞧右边那叫映冰的,只觉两人长得太像,实在难以分辨。又问她们几岁,映雪答十八岁。

  赵昆化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们长得可真像,外面真分不出来,不知道里面怎麽样?”一把抱过映雪,伸手便解开她腰带,吩咐手下:“你们帮妹妹脱!”

  映雪大惊,用力挣扎。但她现在是赵昆化手中羔羊,如何动得分毫,没几下身上衣物都给撕烂。

  突然旁边有人大声惨叫,却是一名汉子捂着面,鲜血从他手指间直流。映冰衣服也给剥光,口中满是鲜血,她张口一吐,一块东西掉在地上,原来是一小片耳朵。

  赵昆化大怒,叫道:“把这小妞吊起来!”几个打手早就按着映冰,得令之後几下动作就将映冰吊起来,让她足尖刚好够到地上。赵昆化吩咐将映雪也吊上去,姐妹俩双手高举过顶,赤身裸体地并排吊在一起。赵昆化挥一挥手,其馀帮众相视一笑,自行退下,成进也想退开,却给赵昆化留下了:“你先别走,瞧我的。”成进只好叉手站在一旁,颇为尴尬。

  赵昆化却不再想他,嘻嘻一笑,走上前去,一手各握着两姐妹各一只乳房,揉来揉去。感觉两女的乳房都甚为坚挺,大小适度,一只手刚好抓得满。罗家姐妹都勉强在挣扎着,扭来扭去,却没能逃脱他的魔爪。

  赵昆化玩得开心,突然扣指分别在两姐妹乳头上一弹。两女吃了这一下,身体都是一颤,赵昆化大乐,笑道:“不愧是双胞胎,连抖的频率都一模一样。”

  映雪面红过耳,盈盈落泪,映冰却是破口大骂。

  赵昆化不加理会,双手向下,摸到她们阴阜上。两女下体阴毛都不甚密,赵昆化两手同时搔了一搔,蹲下去细看,又啧啧连声:“嘿嘿,连骚毛也长得差不多,不知是不是同样多根?”双手一捏,在罗家姐妹阴部各撕下几根阴毛。

  映雪映冰同时一声大叫,挣扎得更是厉害,身体大扭,四只乳房突突跳动。

  赵昆化哈哈大笑,手持这几根毛站了起来,在姐妹俩脸上抹了抹,在她们鼻头嘴角戳来戳去,两女都闭着眼睛,别过头闪避。

  赵昆化淫笑着,双手一直向下,将拔下的阴毛又去撩弄两女的乳头。姐妹俩避无可避,只感到一阵阵趐软的感觉传来。映冰这下连骂都骂不出来,身子微微颤抖,轻轻喘气;映雪咬着牙根,忍住不出声。

  赵昆化玩得高兴,突然将两只手分别抓到两女的阴户上,手指拨开阴唇,将几根从对方身下撕下的阴毛塞进她们自己的阴道中,几根手指在她们外阴不停抠动。

  两女这下吃的苦头大了,下体搔痒之极,“啊啊”连声,屁股不住扭动,但女孩家最隐蔽的部位仍牢牢掌握在赵昆化的手中。

  忽听成进说道:“那罗参怎麽说也是这儿的知府……”赵昆化不等他说完,接口道:“我就是要给他点厉害瞧瞧,看他下回还敢不敢放肆。”顿了一顿,发觉成进一直在旁袖手旁观,笑道:“怎麽?不一起上来玩玩?”成进摇了摇头。

  赵昆化一边继续玩弄映雪映冰的阴户,一边又说:“你小子别跟我装蒜了,玩玩个把女人打什麽紧?不玩女人的还叫什麽男人?你怕你老婆知道?没用的东西!”

  老丈人居然教唆女婿玩女人,成进倒也始料不及。殊不知这赵昆化一向是个老色鬼,果真当“妻子如衣服”,老婆是娶来生儿育女和摆给人家看的,完全不当一回事,奸淫掳掠反倒是正经事。

  成进倒不是怕老婆知道,只是想在赵昆化面前装出一副对他女儿忠心不二的模样。听了他这麽说,反而不好装清高,乾笑几下,走上前去。

  赵昆化笑了笑:“这才像话。你岳父我不知玩过多少女人,我老婆哪敢出一出声?你要是给老婆管死了,可就太让我失望啦!”右手中指扣进映雪的阴户里不停抽动,左手放开映冰,移到映雪的乳房上揉搓,说:“那个让给你,咱们翁婿二人一齐给这对姐妹花破瓜。”将映雪的右脚和映冰的左脚捆在一起,高高拉起来,将绳子另一头接在捆住两姐妹手腕的绳子上。

  这样,罗家姐妹各一腿高举,阴户大露,两女都咬牙不作声,泪流满面。

  赵昆化解下裤子,掏出家伙,抵在映雪的下身磨来磨去,说道:“我数一二三,一齐来!”

  成进刚才给刺客一闹,欲望给生生地压抑下去,但看了好一阵赵昆化玩弄双胞美女的活春宫,肉棒早已冲天而举,当下更不打话,也掏出肉棒,抱住映冰臀部。

  赵昆化一声令下,两条肉棒同时分别捅入罗家姐妹花的阴道。

  映雪吃痛,大声哭叫起来,赵昆化虽感到她阴道中还甚是乾涩,仍不加理会大力抽插。那边映冰仍然紧咬牙跟,一双泪眼瞪着成进,犹如要喷出火来。

  成进笑吟吟地瞧着映冰的俏脸,下身轻轻旋动,享受着处女小穴给他带来的阵阵快感。自他进入龙神帮以来,杀人越货、奸淫掳掠的勾当也不知干过多少,他一心只想获取赵昆化的信任,伺机取而代之,再好好报报全家血仇,是非善恶之念在他心中已如云烟一般无影无迹了。对这被强奸中的女孩对他的仇视,更是一笑哂之。

  成进只觉映冰的温暖阴道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,舒服无比。他每抽动一下,映冰的嘴角便轻轻搐动,知道她在极力忍受痛楚。微微一笑,将肉棒抽出三分之二,狠狠戳入。

  映冰张大了口,喉头“咕咕”作声,终於竭力忍住,没嚷出来。成进心想:“瞧你这小妞儿能忍多久?”又是狠命一插,映冰苦苦忍住。

  那边厢映雪已给赵昆化干得嘤叫连连,哭声不绝。赵昆化忽笑道:“我这美人儿出水了。”

  成进听映雪的叫声里,果然哭声中已混杂着一些舒服的叫床声,笑笑对映冰说:“你姐姐叫得好爽啊,你舒服就喊出来!”

  映冰只觉下身疼痛之极,兼之羞愧无比,却哪里有舒服的迹像。她本来性格刚强,不肯在敌人面前示弱,但听姐姐这麽叫法,终於还是忍耐不住,“啊”的一声叫出声来。

  她这一出声,苦忍的痛楚一过,果然便觉全身有一股奇怪的感觉,酸酸麻麻的相当舒服,脸上更红了。成进一见得计,下身的动作更是顺畅,不几时映冰气喘连连,叫声淫艳起来。

  一时间罗氏姐妹淫语浪声不绝於耳。忽然映雪一声长长的呻吟,赵昆化一阵猛攻之下忍耐不住,将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。

  赵昆化呼了口气,回头见成进犹自气闲色定,笑道:“好小子,还是年轻人行啊。”成进道:“这样的美色要慢慢享用啊,哈哈!”加大频率,也将精液射在映冰的体内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杀夫劫妻 下一篇:女警之复杂任务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